正在阅读:

“骚扰诈骗”任性标号岂容放任

  从媒体曝光的细节来看,“来电标号”的操作很容易,由用户自己操作,只需10余用户做出“推销”“诈骗”等标注,系统软件便会自动作相应标号,门槛过低甚至于零门槛,自然难免会滋生随意标号、恶意标号的乱象,而标号APP、运营商不加审核,并在相关协议中撇清自己的责任,这就更使得任性标号随心所欲,让用户不知不觉、不明不白中受到“误伤”。

  原本旨在净化通信环境、优化用户体验的“来电显示”提醒式标号服务,何以反而使用户遭遇隐私、通信权利受侵犯的现实威胁,甚至于给公共服务受到干扰?何以标号容易解除难,甚至于催生出收费消除不当标号的生意?一来,暴露出通信服务商的不作为,不履行审核义务当起了甩手掌柜,把过滤、拦截骚扰电话的责任完全甩给了用户自己;再者,说明极个别心术不正的APP服务商打起了来电标号的歪主意,将其当成发不义之财的一门生意。

  任性标号乱象的出现,既说明过滤、拦截骚扰、恶意电话技术上不是问题,关键在于电信服务商是否负责任、尽义务,也说明来电标号服务亟待规制约束。不仅要进一步明确电信运营商阻截恶意电话号码的责任和不承担责任或履职不力的后果,而且要对提供来电标号规定严格的审核把关义务及相应的罚则,同时,对那些随意、恶意标号者追踪调查、严肃追责,情节严重者更应依照刑法有关扰乱通信管理秩序的条款给予严厉制裁。 范子军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